Alexunder Hacking Blog Technology Notes

我的吴越春秋

2014-01-18

序言

在我之前的职业生涯中,我梦想着一直处在出差状态,辗转世界各地,祖国各地也好。可没想到这次居然在江南一待就是半年,更合理的说法是半年的封闭开发。在这期间,余曾游历江南各地山水,其风土人情与北地中原风格迥异,特著此文记录江南见闻,也是祭奠那半年的如歌岁月。

古镇与造汽车的工厂

我们封闭开发的地方是浙江嘉兴。之前只是模糊的了解到嘉兴乃江南富庶之地,盛产富商与文人:富商爱财,故难留名青史,但春秋时期的范蠡可是名声大噪,因为他不仅从商非常成功,为政,用兵,治学都堪称一流;而文人皆如雷灌耳,如海宁金庸,徐志摩,乌镇茅盾等。再后来就是我党第一次党会先在上海开了一半,后有人告密,遂迁至嘉兴南湖的游船上,才有了接下来的星星之火,以及后来的煌煌盛世。可见此地人杰地灵。

大约十二月分的寒冬,我从漫天阴霾的帝都飞至魔都,幻想着江南小桥流水,春江水暖。从虹桥坐高铁一路过来,尽是满目萧索:一望无际的田野,虽有几分绿意,却是毫无生机,虽说河道密布,但如死水一般凝固,原来江南的冬天也这般寂寥落寞。约摸半个小时,就到了嘉兴南站了。我们工作的地点和嘉兴南站都属于南湖区,此区属于新建城区,故人烟稀少,道路建筑都很新。

繁重的工作自不必提,待到周末时刻,一干人等自然要到周边游玩一番。南湖区最有名的当然是南湖,除了在我党的发迹史中占的比重不小之外,南湖确实名不虚传,而且丝毫不亚于杭州西湖。冬天的南湖自然有些沉寂,寒风吹过,树木都在瑟瑟发抖,湖面倒是荡漾,曾经承载了伟大梦想的游船们也都歇着。南湖最妙的景应该是湖心岛上的烟雨楼:只有两层的古典楼宅,岛周边林木茂密,包笼着烟雨楼,只能坐船过去,湖边遥遥望去,烟雨凄迷,颇有南国风情。而到了春夏交替时节,是江南最美的时候,温度适宜,草长萤飞,南湖也跟着活了,湖边长堤连绵不绝,水中时而有鱼儿攒出呼吸,湖上各色鸟儿飞来飞去。沿着湖边还有很多庭台楼阁,各有千秋,每一个庭院都有自己独特的景致。金庸先生作为一个嘉兴人,曾在他的小说《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中描述了很多南湖的景色,比如李莫愁血洗陆家庄,就是在南湖边不远的地方,以及之前一点的少年陆无双和姐妹泛舟南湖。我也有幸在温润潮湿的五月,击水南湖,虽然没有到达烟雨楼,但是也游到了一个小岛,从停靠在小岛的游船上拿了一件救生衣,然后胜利归来。

在离南湖不远处,有一座异常宏伟的建筑—南湖革命历史博物馆,其气势觉不亚于天安门旁边的国家历史博物馆。里面到处都述说着创业的艰辛与光荣!由于其气势太过滂博,我一直都拿我年少时心中的圣殿的名字来描述他————“黄金十二宫”。

在嘉兴比南湖和南湖上的红船更出名的当然是两大古镇:桐乡的乌镇,以及嘉善的西塘。位于桐乡的乌镇,几乎是江南古镇的代名词了。她分为东栅,西栅,虽说票价有些贵得离谱,但是总体感觉还是很美好。东栅比较小,只有一条河,两边都是两层的古楼,每隔上百米就有一个颇有古风的小石桥,站在小桥上一眼望去,河水潺潺,随时有木船徐徐驶过,沿途的楼阁有的还住着原著民,有的是商铺,有的是小型的博物馆,比如茅盾故居,以及酿酒屋,酒屋里弥漫着酒香,走过前厅,里面有个皓首老者,用一个小勺给游客到酒,当然酒盅很小了,说到这里,不能不提乌镇著名的三白酒,此酒度数颇高,入口之后确有淡淡米香,回味无穷,其实不仅桐乡乌镇产三白酒,嘉善也产三白酒,而且风格大体相近,稍有不同。出了西栅是一条商业街。沿着商业街走几百米,就到了西栅。西栅很大,河道密布,楼阁甚多,期间酒店,酒吧林立。夜景更佳,波光粼粼,灯火辉煌,此刻泛舟,方可体会古镇最美的一刻。西栅一直往西的尽头,乌镇所有的河道汇入著名的京杭大运河。而位于嘉善的西塘,历史更加悠久,最早春秋时期作为吴越边境已有雏形。因为当时是傍晚去的,而且管理没有乌镇严格,我们没有交门票就进去了。总体没有乌镇庞大,但是楼阁历史更悠久,所以俗称”活着的千年古镇”。若逢阴雨,在薄薄雨雾笼罩下的西塘巷陌,却与戴旺舒的《雨巷》意境及其接近,如果再加上幽怨的旗袍女子漫步其间,那就是《雨巷》。

然而在漫长的封闭开发中,以上这些美好只能在周日去体验和探索,而和我们日夜相守确是工厂的废气,工业区的空旷以及日渐萎缩的农田。最让我不安的,以及不能容忍的就是这里的工厂对空气的污染。在我们工作的厂区斜对面有一个制造汽车零件的工厂,每天中午和傍晚这个工厂都会排放及其刺鼻的废气,每经过一次,都有少活若干年的感觉。工厂周边的河道也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工业垃圾。我没有想到,在我心目中的江南水乡灵秀之地,尽然变成了散发着工业污染刺鼻气味的厂区,而且还有很多未成年的工人带着满脸稚气在车间的恶劣环境里挥霍着青春。

工作劳累时,我喜欢在工厂的研发大楼楼顶休息,经常看到旁边工厂的烟囱里冒出白色气体,另一面是一片一片的农田,晚春时节,还能看到大片的金黄色的油菜花,异常美丽。这个时候,南湖的秀丽,博物馆的滂博,以及古镇的典雅在我脑海如电影般一一飘过,在白色废气的笼罩下,她们越来越模糊,越飘越远,直到消失在天际。

feedsky
抓虾
google reader
bloglines
鲜果
哪吒
--> Fork me on GitHub